<pre id="dsokj"></pre>
    <td id="dsokj"><strike id="dsokj"></strike></td>

    1. <td id="dsokj"><option id="dsokj"></option></td>

      所在:嘉興服務中心
      嘉興 湖州 德清縣 長興縣 海寧市 平湖市 桐鄉市 嘉善縣 海鹽縣 總部網點 分部網點 更多城市
      注冊 / 登陸
      嘉興一位企業家的“河長”情懷

        初步整治的黃泥場浜

        未經整治的黃泥場浜

        ●秀那河

        黃泥場浜,位于海鹽縣西塘橋鎮劉莊村,屬于村級河道,總長約850米,東部與東白洋河相交。劉莊村共有22條村級河道,黃泥場浜位于村莊北部,隔開了劉莊村與青蓮寺村。

        吳衛明是劉莊村的女婿,同樣他所有的海鹽眾信電子有限公司也是劉莊村大的企業,他與住在黃泥場浜岸邊的姑娘相識、相戀、成家、立業,也見證了曾經的親水河道如何變為讓人避而遠之的垃圾河。這份對黃泥場浜難舍的情感讓他主動擔起“河長”一職,出錢出力,親力親為,只為了重現曾經的“家門前的那條河”。

        讀者馮永峰來電:

        我從小就生活在黃泥場浜旁邊,但是我對清澈的河道只有短暫的幾年記憶,那時候到了夏天晚上小伙伴們就會在河里游泳、抓魚,河里有黑魚、鯽魚,是快樂的童年時光。

        到了我讀初中的時候,村里養豬的人家開始多起來,明顯感覺到河里的水開始發黑發臭了,淤泥也多了起來。以前還經?吹酱笕嗽诤舆吪_階上洗衣服、淘米,慢慢地,去的人少了,臺階都被岸邊的雜草蓋住了,缺少人修理以后,臺階變歪了,河岸也塌了下來。

        原來我們家里養了100多頭豬,豬舍有300多平方米,現在都拆完了,污染少了再加上河道治理,水又變得清澈了,真的希望能像小時候一樣重新在河里釣魚、游泳。

        ●水之變

        青春記憶的河:

        曾見證他們的愛情

        在今年69歲的李阿士記憶里,黃泥場浜就是每天生活的一部分,是溫暖的色調。早上晨曦微露,河邊就開始有了敲敲打打洗衣服的聲音,東家長西家短的一天農村生活從這里開始;中午要燒飯了,抱著淘米籮來到河邊淘米、洗菜,炊煙裊裊升起;傍晚是孩子們開心的時刻,年紀小的被爸媽拖到了河里,一陣揉搓拎上岸一個囫圇澡就洗好了,年紀大的抱著家里廢舊的輪胎,一個猛子扎下去,是開心的戲水時光。

        而在吳衛明的記憶里,這條河則是“玫瑰色”的,那是關于青春與愛情的記憶。他從小生活在距離劉莊村約2公里的永寧村,上世紀80年代的他到了找對象的年齡,從長輩的介紹中得知,有一個住在黃泥場浜邊的姑娘也到了婚嫁的年齡。

        從相識、相知到相戀,他們的故事從黃泥場浜開始,波光粼粼的河水,他倆在河邊漫步,感情在時光中升溫;從結婚到生女,如今兩個女兒都已長大,故事仍一直在河邊延續,只是河水已難現曾經的清澈。如今一年中大部分的時間他住在劉莊村,在這里生活,在這里創業,這里的河就像家庭的一員,見證與陪伴著彼此。

        “哭泣”的河:

        鴨子都能從河面走過

        究竟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村口的那條小河從大家都想擁抱它,變成了所有人都避而遠之?劉莊村黨總支書記萬金觀從小在這里長大,“1985年后河水不再那么清澈了。”他告訴記者,那時候主要就是生活污染,由于環保意識薄弱,不少村民會把生活垃圾傾倒入河。

        同時,農業耕作方式的改變也給河道帶來了意想不到的變化,早期河里的河泥都會被挖出來用作田里的肥料,河道每年也能得到定時清理,但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田里不再需要河泥肥料了,隨著歲月的積累,河床被逐步抬高,村里又缺少資金用于清理河道。那時的河道是什么狀況呢?有不少村民形容“連鴨子都能從河上走過去”,狀況嚴重的時候,不少河道干枯了,河上可以走人。

        如果說1985年到2000年生活污染是主要的污染源,生豬養殖帶來的污染則是2000年之后主要的污染源。村里的生豬養殖規模不斷擴大,以前每家每戶都會養上一兩頭,養豬效益好了,村民們的積極性也提高了,散戶們每家會養上四五頭,多的人家會養上七八十頭。劉莊村是海鹽生豬養殖的大村,高峰時期,全村養殖的母豬就有3500頭,違建豬舍14萬多平方米。

        黃泥場浜邊,僅劉莊村生豬養殖戶就有30多戶,養殖了250多頭母豬,另一邊青蓮寺村也有20多戶養殖戶。豬糞被直排入河,河道也在發出自己的無聲抗議。李阿士一家那時候也養了3頭母豬,河水開始慢慢地變黑發臭,李阿士的生活也開始遠離河道,洗衣服、淘米都是用井水或者自來水。

        改變中的河:

        企業家治水不含糊

        黃泥場浜成為劉莊村污染為嚴重的河道。

        治理迫在眉睫,然而劉莊村共有22條村級河道、2條縣級河道、3條鎮級河道,總長19.3公里,治理任務繁重,資金需求壓力大。“村里有不少企業,企業家能否來挑擔子?”萬金觀提出了這樣的想法。

        作為村里大的企業,今年3月,吳衛明主動擔起了黃泥場浜“河長”一職,“我老婆和丈母娘一家都住在河邊,我對這條河是有感情的。”

        污染在河里,治理在岸上。治污的第一步就是要清理河道兩邊的違章豬舍。吳衛明幫著村里做養殖戶的思想工作,“先易后難”,吳衛明先給自家人做工作,丈母娘一家都很支持,主動拆除。到了后面的“難點”,他也碰了不少釘子。吳衛明和村里一次次上門做工作,難點被一一攻破,截至6月30日,養殖戶違章豬舍全部被拆除。

        豬舍拆完了,但整個河道的治理還是猶如一團亂麻。河里有著五六艘沉船需要打撈上岸,同時還堆積了2米多高的淤泥,岸邊是行人無法通過的雜草、枯死的樹木,成本一核算,單淤泥就有7800方,清理淤泥每方費用為14.8元,包括淤泥清理加打撈沉船的費用就需要13萬元左右。

        除了50%的財政補貼,仍有一大塊資金缺口無法解決,“缺口的錢我來承擔,我預算了10萬元錢,除了淤泥清理和打撈沉船,也要把岸邊的雜草都清理好。”吳衛明給村里吃了顆“定心丸”。除了短期的治理,更要注重長效的河道保潔,“現在村里聘請了保潔人員,但是肯定顧不過來,這里河邊生活垃圾等一定要定時清理,每兩天弄一次,如果不搞好就會重新污染。”他向村里提出等河道治理完成,將由他出資聘請一名專門的河道保潔員,每年支付兩三萬元的人工費用。

        6月底,違章豬舍拆除完成,工程施工開始了,每隔一天,吳衛明就會到工地現場去看看,就像經營企業,他這個“河長”一點也不含糊。昨天,頂著烈日,記者和吳衛明來到了黃泥場浜,目前超過1/3的河道已經完成了清淤和沉船的打撈。而在尚未完成治理的部分,還能看到曾經的影子,河道上滿是綠色的浮萍,沉船、破敗的樹木顯示了長久以來的無人問津。

        而在治理完成部分的河道兩旁是綠油油的莊稼地,河岸開始顯現了初的形狀,河水在陽光下映出了粼粼波光。吳衛明欣喜地告訴記者,曾經魚蝦絕跡的河道里終于重現了魚兒歡游的場景。

        ●記感悟

        身在江南水鄉,每個人記憶中都有“家門前的那條河”,每條河都牽動著難舍的鄉愁,家是每個人心底柔軟的部分,河流的哀嚎讓世代依水而居的人們不再沉默,正是對于美好環境的期盼喚醒了群眾治水的主體意識。

        治水并非職能部門“孤軍作戰”,“河長”履職,全民參與,才能形成合力治水的互動機制。合力治水需要每一個身份角色主體的參與,吳衛明是“民間河長”的代表,他有著屬于自己身份角色的優勢,在他看來,辦企業產品要過關,河道治理同樣如此,不要含糊治污而要質量過關,不只追求短時水清岸綠,更要長效保潔。

        “河長”不是官職,但卻是一份責任。對于“民間河長”們而言,有了這樣的身份,他們能夠更方便地與政府部門溝通,推動治理工作的開展。我們也期盼著,能有更多像吳衛明這樣的民間治水主體參與其中,從被污染者成為參與治理的主角。

      上一篇:2014城市環境與健康萬里行志愿者來到嘉興
      下一篇:嘉興科技城與浙江大學簽約共建產學研合作新平臺
      [ 編輯:wanmei | 更新時間:28天前 | 嘉興瀏覽:6298次 | 作者:中訊財務 ]
      【版權與免責聲明】如發現內容存在版權問題,煩請提供相關信息發至[email protected],我們將及時溝通與處理。本站內容除非注明來源,否則均為網友發布,涉及言論、版權與本站無關。
      嘉興媒體報道更多>>
    2. 嘉興公司轉讓網和中訊財務有限公司達成戰略發展合作協議

      公司轉讓網和中訊財務有限公司達成戰略發展合作協議,雙方就公司項目發展達成深度合作協議。2016年6月中訊財務有限公司將旗下公司轉讓頻道全國公司轉讓資源全面與公司轉讓網合作運營,期待雙方合作能夠為企業帶來更方便的交易資源

      關注: 75400 次更新時間:28天前
    3. 香蕉国产精品偷在线观看

      <pre id="dsokj"></pre>
      <td id="dsokj"><strike id="dsokj"></strike></td>

      1. <td id="dsokj"><option id="dsokj"></option></td>